热搜微信: 笑话   美图   经典语录  
当前位置:微信园 -> 帮助中心 -> 行业新闻
分享到:
为什么Facebook在抄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?  (阅读:475次)

从2012年开始,“Facebook抄了Snapchat的某某功能”这种新闻如野草一般,隔一段时间就冒出来一次。这个社交媒体巨头对其竞争对手的抄袭丝毫没有放缓的迹象,而且最近的频率有进一步加快的趋势。

就在上周,Facebook在其主应用上又推出了新功能,包括滤镜相机Camera和在一定时间内自动消失的Stories——没错,跟Snapchat的主打功能一模一样。一直走在将别家应用的功能“改良”和融入自己应用的道路上,Facebook的最终目标到底是什么?

Facebook的“抄袭史”

在这件事上,Facebook可以说是蛮专一的——只是Snapchat估计不会认为这是什么好事。二者的纠葛可以追溯到2012年,Facebook当时发布了一款与Snapchat几乎相同的应用Poke,只是这个项目不久之后就夭折了。之后不久,Snapchat创始人斯皮格尔又拒绝了扎克伯格30亿美元收购Snapchat的提议。从此,Facebook开始了长久的复制之路。

Facebook更新的三大新功能

2014年6月,Facebook推出复制品2.0:Slingshot,这个项目也在不久之后就下线了。

2015年11月,在其聊天应用Messenger中推出阅后即焚功能。

2016年8月,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新版本推出Story功能,向着图片新闻平台迈进——跟Snap chat Story几乎一样。

2017年3月,Facebook在主应用中增加三大功能:Camera,Direct,Story。至此,Snapchat的核心功能基本被抄了个遍。

不过,snapchat并不是Facebook的唯一目标。远有Twitter,近有微信,也难逃被“借鉴”的命运。

高风险的游戏

可以看出,Facebook试图让其应用成为一个融合各种功能的“全应用”。但是这一战略或许不可能成功,因为大多数人会处于不同的目的使用不同的社交工具。

如下面的“一图帮你了解社交媒体”。同样的一件事情,人们会根据不同的目标和对象,用迥然不同的方式在各个社交平台进行发布。

Twitter:我吃了一个#甜甜圈

Facebook:我赞了甜甜圈

Fousquare:我在这里吃了一个甜甜圈

Instagram:这是我珍藏的一张甜甜圈照片

Youtube:看!我在吃甜甜圈

Linkedin:我有吃甜甜圈的技能

Pinterest:这是一份甜甜圈的制作秘籍

Google+:我是谷歌员工,另外我还吃甜甜圈

···

而在Snapchat这个平台上,这句话估计应该是:我拍了张吃甜甜圈的照片,再不看就没了!

大多数人在不同的社交平台有不同的表达方式,是因为平台的性质和面对的观众都不一样:比如Linkedin是个商业人士的交流平台,所以其用户会更少地分享个人和家庭信息。这种社交平台的“多重人格”可能以后会随着应用功能的大一统改变,但目前变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另外,Facebook对于其年轻用户的判断似乎也有些失误,认为流失的千禧用户都是被Snapchat的酷炫功能所带走的。但实际上年轻用户的Facebook使用时长减少的原因很简单,就是七大姑八大姨这些长辈也成为了Facebook的忠实用户,从而导致年轻人的网络自主空间进一步被压缩,不得不去开拓新的“根据地”。

所以,这些年轻人一般会在被长辈入侵的社交网络上设置自己的“标准形象”,如Facebook和Instagram,更加私人的讨论和交往就转移到了Snapchat等更加年轻、更酷的平台——在Snapchat的1.58亿用户中,3/4的用户年龄在30岁以下。

偏爱Snapchat的年轻用户不会因为Facebook也有了这些功能就回去和亲戚们分享自己傻傻的滤镜照片。即使Facebook最终挤垮了Snapchat,年轻用户也不会想当然地回来,只会去寻找下一个更酷的应用。

科技网站The Next Web内容主管Matt Navarra表示,Snapchat的成功虽然有阅后即焚等特色功能的作用,但其品牌被赋予的“潮酷”理念才是关键,而这种用户给予的价值无法被简单地复制。

在年轻用户不感兴趣的同时,大龄用户或许也会对这种改变感到不适。应用的发展随着功能的变多总会由简入繁,而不加考虑地整合功能与用户体验原则格格不入。Facebook的消息应用Messenger已经从简单的聊天框发展到现在主界面有5个以上功能的应用,如今主应用程序也走上这条路。在这次更新后,Facebook主应用的最上方会显示Story的模块,不少用户完全不了解其功能和作用,表示不买账。

简而言之,Facebook在玩一场高风险的游戏,强行无视社交媒体的代际差异,不仅无法吸引更多的年轻用户,而且还可能失去更多的大龄忠实用户。

Facebook会停止“抄袭”吗?

虽然这种抄袭可能会极大损害科技企业的创新意识,但答案仍是:不会。

凯文·凯利曾说:“仅就互联网而言,现在什么都还没发生,互联网仍然处在开端的开端。如果我们能够乘坐时光机前往30年以后,再从那时的视角来回顾现在,我们就会意识到,在2050年大部分运转人类生活的伟大产品,在2016年以前都还没被发明出来,没准那时互联网已经有了别的名字了。”

身处互联网行业,Facebook的这种危机感是与生俱来的。所以在其旗下应用MessengerInstagram等都已成为行业标杆的情况下,它仍担心潜在竞争对手的威胁,毕竟它当年的崛起也是踏在一度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站——Myspace的尸体上完成的。

不过,考虑到Facebook现在已经有了“大而不倒”的体量,即使每天只有1%的用户使用这个新功能,仍将有1150万人。对于很多平台来说,这已经是望尘莫及的数字了。但这些数字会给年轻用户市场的竞争形势带来怎样的变化,目前尚不得而知。

另外,Snapchat还有一个Discover功能也蛮受好评,不知道Facebook啥时候会下手?

关键词:微信 移动应用 互联网 微信园 微信导航 微信公众导航
评论一下